首页 » 故事会 » 冒活佛行骗一

冒活佛行骗一

冒活佛行骗一

金生是浙右人,小的时候患过秃疮,头上没有头发,但他非常聪慧,经史百家能过目成诵,临摹法帖可以逼肖名家,真是难得的人才。可惜他行为巧诈,不务正业。

父母为他娶妻后就相继死了,金生就更加没了拘束,每天都跟些狐朋狗友在一起,凡是坏事没有他们不做的。没过多久,他就把家业荡尽了,于是就向亲戚朋友借粮食维持生活。

就这样过了十几年,他整天穿的衣服跟乞丐一般,大家都躲着他,这就使他没有了欺诈的机会。

金生把妻子和儿女托付给了朋友,就一个人走了。途中,他遇到一个醉僧睡在路旁,僧人的身旁有个担子。

金生灵机一动,感叹道:“噫!这倒是可以做得了。”

他便偷走了僧人的衣钵和度牒,自名为“悟真”,并穿过丛林,辗转到了广东的一个地方。城东有座大寺雄踞一方,是个胜地。这座寺庙曾经遭过火灾,房舍被焚毁了一半。

住持曾经募缘修葺,然而没人响应。金生在大寺周围看了一圈后说:“噫!这里倒是有得做。”于是他就去拜见主僧,说愿意留下来做杂役。

主僧问:“你有什么本事呢?”

金生说:“我是个粗莽的和尚,不会识字诵经,只能干些打扫和做饭的事。”

主僧把他留了下来,让他去集市上买东西。金生找人做了个购物的单子,其中详细列举了所买的东西、物价和花费的银子。他去交单子时,主僧发现他买的东西既便宜,单据又明晰,因此非常喜欢他。就这样过了半年,人们都知道悟真和尚没有什么本事,但都怜惜他做个仆人。

金生为了让大家相信他,故意装作憨厚的样子。后来,他偷偷地把紫金衣钵放在箱子里,又把箱子放到已经烧毁了的佛座下面。

一天早晨,金生头戴毗罗,身穿紫衣,坐在大殿上。众僧看见了,急忙向主僧汇报说:“悟真疯了!”并且笑着叙述悟真疯的样子。

主僧起身去看他,金生慢慢地起身说道:“我有佛旨在身,不敢给您行礼。”

主僧责怪他胡闹,金生回答说:“半夜时,弟子梦见佛祖释迦牟尼降临,并嘱咐我说:‘只有你能把这个庙兴起来。你要尽力募化,以结善缘。’弟子以自己的愚昧推辞,我佛微笑用手摩顶,给了我五色珠,并让我吞下,说:‘你服了这粒舍利子,自然就能领悟一切佛法。我的座下有正传衣钵也给你,好让众人相信。’弟子醒了去寻找,果然在莲花座下得到了衣钵。弟子不敢不敬谨奉持,以彰佛道。请您号召施主来看弟子撰文写榜,以募善缘。”

众僧听后立即宣传开了,聚观的人们数以万计。金生摊开硬黄纸,对着大家书写,他的文章如圣教序般清丽,他的字如多宝塔般端劲,连士大夫都顶礼佩服。

大家连连赞叹,哄呼他是活佛。来寺庙施舍的人争先恐后,一个月间银子就堆积起来了,金生就请人开始重建寺院,工匠说:“虽然重建寺庙的钱够了,但木材还没准备好,从哪里能得到那些大木头呢?”

金生说:“我环视四方,只有蜀山有大的木材可以采伐。买下木材倒是不难,难的是没有办法运来,必须有神通广大的本事才能够做到。”

众僧都说:“如果要运大神力,只有活佛才能做得到。”

金生假装再三推辞,众人更是全力请求。金生说:“咱们暂且用二十万两银子买木材,让我独自完成这件事吧。”众人听后都欣然答应。主僧替他购置珠宝,为他送行。

金生出了广东,扔了僧装,日夜兼程进了省城。他变卖了珠宝,得到了很多银子。当时正赶上捐银得官的好时机,金生用原名纳了官,得了一个太守。

随后,他便衣锦还乡,仆人成群,炫耀一时,亲友们都争相巴结,金生都用厚礼回报了他们,并带着妻子和儿女去赴任。广东的工匠久盼金生不回来,还以为是活佛仙去了,也不怀疑他是个骗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