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故事会 » 骗李生琴

骗李生琴

骗李生琴

李生是嘉祥人,善于鼓琴。

有一次,他在东郊看见有人挖到一架古琴,就用很少的钱买了下来,回来擦拭后发现有异光,按动琴弦,声音非常清列,李生高兴得像是得到了拱璧,他把古琴放到锦囊中,藏到了密室里。即使是最亲近的亲戚要看,他也不答应。

有一次,新上任的中丞程某来拜访李生,李生本来就不善于交朋友,但因为是中丞先来拜访,所以他便殷勤款待。过了几天,程某又邀李生喝酒,李生再三推辞,终究难以拒绝对方的盛情而去赴宴。程某为人风雅绝俗,议论潇洒,李生很欣赏。

几天后,李生很高兴地写信酬谢程某。从此两人你来我往,非常投机。早晨观花,晚上赏月,没有不在一起的时候。

一天,李生在程某家做客,偶然看见有绣囊裹着琴放在案几上,便随手拨弄。

程某问:“您也懂这个吗?”

李生说,自己并不擅长古琴,只是非常喜欢这种乐器。

程某惊讶道:“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,怎么没听说过您有这样的绝技呢?”说完就打开火炉,烤热沉香,请李生小奏。

李生从命,程某惊叹道:“您真是高手呀!我也愿意献上薄技,见笑了。”

说着鼓了一曲《御风曲》,其声泠泠,有绝世出尘的意味。李生被琴声倾倒了,说愿意拜程某为师。

从此,两人以琴相交,情深意厚。一年中,程某把自己琴技都传给了李生,然而程某每次拜访李生,李生都拿出平常的琴,从来不肯把所藏的古琴拿出来。

一天,两个人都有些醉了,程某说:“我作了一首新曲子,您愿意听听吗?”说完就为李生奏了一曲《湘妃曲》,幽怨若泣。李生忙称赞其高超的琴技。

程某说:“遗憾的是没有好琴,如果有好琴,音调将会更美。”

李生听后说:“我藏了一架古琴,是件稀世珍宝,今天遇到了知音,我怎么敢不拿出来呢?”于是他从密室中拿出琴囊,程某再鼓这架古琴,刚柔应节,工妙入神。

李生听得如痴如醉,程某说:“我这点技艺真是辜负了这样的好琴啊!如果让我的妻子来鼓这架琴,倒是有一两声可以听得。”

李生惊诧道:“您的妻子也精于鼓琴吗?”

程某笑道:“正是她把琴技传给我的。”

李生说:“遗憾的是,您的内人在闺阁,我是没有机会听到了。”

程某说:“我们为人非常开通,明天您带着琴去,让她隔着帘子为您演奏。”

李生非常高兴,第二天就抱着琴去拜访程某。程某设宴迎接,席间他把琴拿进内屋,又出来坐下。一会儿,李生看见帘子内隐约有女妆,香流户外。又过了一会儿,弦声细作,李生听后不知道是哪首曲子,只觉得荡心媚骨,魂魄飞越。程某不停地劝李生喝酒,内屋的琴声又为舒缓的音调,李生神形并惑,一会儿就醉了,他想要回古琴回家休息。

程某说:“您醉成这样,抱琴回去怕有危险,请您明天再来,我还让内人为您演奏。”李生觉得有道理就独自回家了。

第二天,他又来程某家,程某的院子静得出奇,只有一个老头出来开门。老头说,这家人天不亮就走了,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又说让李生可以三天后再来。三天后李生再去,在程某家等到天黑了也没有音信。他起了疑心,便把这件事告诉了县令。县令让人强行推开程某的屋子,里面已经空了,只有几个空床还在。

李生失去了古琴,吃不下睡不好,就不远千里去程某的老家打探情况。程某的老家在湖南,三年前捐官做了嘉祥的中丞。李生拿着程某的姓名到他的家乡打听,原来这个地方并没有这样的人。但有人说,有个道士姓程,善于鼓琴,又传闻他有点金的法术,三年前忽然不见了,李生说的大概就是他。李生又详细地描述了程某的年龄和容貌,这也跟那个道士相符。

这时,李生才恍然大悟:道士做官就是为了得到那架古琴,他跟李生交朋友时不谈音律,直接拿出琴献技,又用佳人的琴技诱惑他,前后用了三年的时间才把琴骗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