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故事会 » 骗郑板桥书

骗郑板桥书

骗郑板桥书

郑板桥名燮,精于书画,做秀才时曾经三次到邗江去售书卖画,都没有人买,落魄可怜。等到他荣登甲榜,声名大振,再到邗江时,前来求书画的人非常多。尤其是盐商,因为他们都转盐政,于是争相来求先生的翰墨,以得到先生的墨宝为荣。

有位盐商名声不好,先生很看不起他,虽然这个人用重金求购,先生仍然不肯给他。盐商想尽了办法,最终也没能得到先生的字画。

先生生性好游,一天,他又带着童子,背着诗囊,出了城,渐渐地走到了一个没人居住的地方。先生发现乱坟岗间隐隐约约有屋角,微露炊烟,先生笑道:“难道这里有隐士吗?”于是他们越过山岭,发现了更多的坟,道路也越来越窄了。

一会儿,他们看见了几间茅屋,那茅屋建造得很精雅,四周没有邻居也没有墙垣,有一座小桥横在小溪上,茅屋门前白板上有一副对联,上面写着:“逃出刘伶裈外住;喜向苏髯腹内居。”横批为:“怪叟行窝。”先生又进了一重门,上面有对联写着:“月白风清,此处更容谁卜宅;炩阴焰聚,平生喜与鬼为邻。”横批为:“富儿绝迹。”

庭院中有笼鸟盆花,位置得当。朝南有两个屋子,打扫得非常干净,里面有一个茶几、一个案子、四把椅子、二个杌子,木榻、藤枕、书厨各有一个,琴、剑、竹床等又各有一个,案上笔、砚、纸、墨、乌丝尺、水中丞等全都备着,墙壁上只挂着一幅《青藤老人補天图》,余下的地方都是空白。

先生很高兴,不跟主人打招呼就坐了下来。忽然有一个秃发的童子从里面出来,看了先生一眼,马上跑回屋里,大声喊:“有客人来了。”

先生听见主人在屋里问话,主人是让童子把客人赶出去。先生的童子向主人说出了先生的名氏,主人才答应出来。主人头戴东坡角巾,身穿王恭鹤氅,腰系羊叔子缓带,脚登白香山飞云履,手执麈尾翩然而来—原来是一位老叟。两人彼此寒暄,非常投机。

先生问老叟名氏,老叟说:“老夫姓甄,西川人,流落到这里,人们认为老夫太怪,都叫我‘怪叟’。”

先生问:“‘富儿绝迹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?”

老叟说:“扬城的富人喜欢附庸风雅,听说老夫的住处有些花草,都争相来看,但这些人满身金银气,必然扰我清静,所以我就告诫他们不许进我的屋子,便写了那个横幅表明我的意思。先生清贫就算了,如果也是富人,恐怕先生..”

先生感叹道:“我生平也最厌恶这些人,值得庆幸的是,我不是富人才能进到您的高斋中,恭领雅教。”

当时童子已经烹好清茗茶献上来,老叟为先生鼓琴,风泠泠然,让人分辨不出是哪首曲子,只能享受其音调的激越,琴声渐渐转和煦又忽然铿然止住。

老叟问:“先生能喝酒吗?”

先生说:“能。”

老叟说:“乡间的粗茶淡饭招待您,希望您别介意。”随后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釜中的狗肉烂了,但却不能用来款待高贤的人啊!”

先生最喜欢吃狗肉,听后立即垂涎三尺,说:“我最喜欢狗肉,所以希望狗能长八只脚啊!”

老叟说:“好!”说完就在花下设宴,边吃边喝。桌上除了狗肉,还有些山中的蔬菜和野味,香气扑鼻。老叟醉后又拔剑起舞,光缕缕然。先生看得入神,认为老叟的剑舞不减公孙大娘弟子的气势。老叟身上绕着一团白气,忽然他大叫一声跃出圈外,依旧入坐,面不改色。

先生起敬说道:“您真是高士呀!咱们真是恨相见晚啊!”两人清谈不倦,老叟所论的诗词歌赋,句句深得妙谛,只是绝口不论书画。

先生忍不住,告诉老叟说:“您知道我善于书画吗?”

老叟回答说:“不知道。”

先生说:“我自信沉迷于书画中,士大夫都争相索要我的拙作。既然您的墙壁是空的,不如让我展现一下自己的所长,也好报答您作为东道主的厚谊?”

老叟惊呼道:“太好了!”

先生站起身来,看见斋中笔、墨、纸、砚已经准备好了,当即挥毫,顷刻挥就千余帧字画,然后一一书款。

老叟说:“‘小泉’是我的字,请您为我题字吧。”

先生惊诧道:“您是何等高雅的人!竟然跟一个贱商同名。”

老叟说:“鲁国有两个曾参,同名又有什么关系呢?辨得清浊就行了。”

先生信以为真,随即写上“小泉”二字赠给老叟。

老叟赞叹道:“真是墨宝呀!我的小屋从此可以蓬荜生辉了,但是请您不要把自己的字画送给商人,我怕那些人不能辨出珠玉,白白损害您的清名。”

先生答应着,畅饮而归。后来先生向众人夸述自己的经历,众人都说邗江向来没有这样的人,先生所见的难道是妖魅?并且那个地方在乱坟丛中,一向没人居住。大家商量着一起去拜访老者以解心中的疑问。

第二天早晨,众人一起去,那里已经没有茅屋了,只有一湾流水和满地的肴核。先生大惊,以为遇见鬼了,突然他又豁然道:“商人狡狯,竟然能仿效萧翼的故事来赚我书画啊!”先生回来后派人悄悄地进到那个商人的家中,看见盐商已经把自己的字画挂了满满的一墙壁,墨迹淋漓,像是还没有干。